第四節:甲板上



  你只穿著白色緊蹦短褲,從胸到腿的野叢茸毛使你聲明你是食肉動物更加如雷灌耳。你繃緊胳膊上彈簧般的肌肉,亮相健碩的胸肌腹肌股肌,你像隨時上場的種子選手一樣果斷,“十分鐘以後到甲板上等我。”

>>從胸到腿的野叢茸毛使你聲明你是食肉動物更加如雷灌耳<< 野叢茸毛…食肉動物… OMG 原來男主角是野生動物 Orz 怪不得怪不得…
>>亮相健碩的胸肌、腹肌、股肌<< 女主角也是一頭母獸……滿眼只有男人的肌肉肌肉肌肉… /___\

  想到我兩千兩百天的期待只是一場宮外孕,想到我們根本沒有未來,我掩面而泣,纖弱的腰哭得酸痛,隨時都能哭斷。沒有比靈魂裏的流產更哀慟的了,我任由淚水在臉上肆虐,我的青春就這樣被劫掠,就這樣被撕票。

誰能告訴我……這裡的宮外孕靈魂裏的流產是甚麼(默)
>>我的青春就這樣被劫掠,就這樣被撕票。<< 小姐你好像只有 17 歲吧……分明就是無病呻吟,受不了啊 )/___\(
來人哪, over 17 歲的 JMs ,咱們一起拉她去海扁一頓~~


  我在甲板上患了致命的憂鬱症,聲音凝重,“我們這是最後一次見面。”
  你驚恐地問,“你患了絕症?”

  “永別前,我想告訴你,”我緩緩地交代遺言,“因為你,我懂得了歡樂。儘管歡樂是短暫的,可這朵一瞬即逝的玫瑰,讓我擁有萬里長城。因為你,我懂得了痛苦。儘管痛苦是一生的,可這座奔騰不息的火山,讓我燃燒成一條火龍。"

  你看著黑色的海浪,“這樣的悼詞讓我心痛。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傷害了你,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結局,至少讓我們給命運一個機會,至少讓我知道你是誰。”
我傷感地說,“我是一個修女,奉獻出自己,換來難耐寂寞,天天和上帝對話,終覺心不平衡。”


這段我也沒幾個字看的懂……竺子小姐您厲害啊,讓身為中文系的我第一次感到如此挫敗 Orz
不過啊,修女不是早有寂寞的心理準備的嗎……天天和上帝對話,…你終於有意識到自己的心理有問題了嗎(大驚)<-- 驚訝她有這樣的自覺…通常有問題的人都堅稱自己是正常的 )/.\( 乖乖快去看醫生……


  你的手輕輕地撫弄我的頭髮,“你為甚麼對自己這麼缺乏自信,你難道讓我永遠哀悼、傷逝、祭典我們一瞬即逝的玫瑰。當我從你的劇本中第一次接觸你的詩魂,我不僅僅是敬畏。當時我點上蠟燭,你的字跡在燭光裏像一個個精靈。你的少女的純潔讓我顫慄,你的少女的纏綿讓我感動,你的少女的狂熱讓我吃驚,你的少女的幻覺讓我神往。那個通宵未眠的深夜,我和你的字跡在一起,時而淚流滿面,時而自言自語。我第一次體驗了一個女人帶給我的肉體之外的快感。我開始了傳說中的初戀。和你的詩魂相遇的時刻,就是我的初夜。一切都像是第一次,我在夢中第一次這樣擁抱,第一次這樣傾訴,第一次這樣狂吻,第一次這樣觸摸。坦白地說,我還從來沒有被這樣震撼過。我第一眼看見你就知道,我遇上了今生的唯一對手,我怎麼能讓你從我的手指間滑落?”

我強烈建議男主角也去看看精神科醫生……思覺失調及早治療病癒的機率愈高……


  我聽著海浪和月光淒婉的傾訴,“遺憾就是美。至少遺憾締造詩人。即使我們現在就分手,你已經給我留下了一生最銷魂的時刻。我的一生不再是空白。我會讓這個夜晚,伴隨著我的孤獨。讓你的聲音,麻醉我的疼痛。因為這個時刻,我好像經歷過王位,頓時變得超脫。我好像經歷過生與死的劫難,瞬息懂得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自相矛盾的鬼話……你要是真的能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就不會寫出這麼多言意不明超越地球常識範圍的矯情之句啦……就像一些人描寫了一大堆最後加一句「這一切都是非筆墨所能形容的」一樣……)一___一(




第五節:來我家



  早晨你約定傍晚來我家,時針爬著秒針的步子,我不知道每一分鐘是怎麼熬過來的。太陽房成了月亮房,我坐在畫室裏,舉著畫筆,把眉眼之間當成了調色板。我知道你這樣的人失言根本不需要理由。你直到深夜才敲門。

>>把眉眼之間當成了調色板<< 這句我又看不明白了…眉眼之間怎麼當調色板…我想像到的就是她把顏料塗在眉心或額頭上,畫筆直接沾臉上的顏料來用~ 囧rz 這這這壓根兒就是一個精神病患者之言行淋漓盡致的發揮啊啊~~……(我也開始語焉不詳了 Orz )


  滿牆都是我潑上的你的巨幅油畫。你端著酒杯,巡視著我眼中的你,“只有你知道怎樣震撼我。每一分鐘,你都讓我對你刮目相看。我不知道和你在一起,每天睜開眼睛你會給我甚麼樣驚世駭俗的創舉。”

  我看著每幅畫在癲狂時潑上去的激情,“只有你擁有收藏權。”


囧……男主角看到的只不過是一幅幅精神病人在失常之下亂潑出來的奇畫……就算非畢卡索之流,也肯定不會是寫實派,頂多給你野獸派吧……我只能膜拜男主角,一眼就看穿女主角畫的是啥……厲害厲害……

雖說大部分天才的神經都是難以觸摸的,是激情得叫人畏懼,深沉得叫人悲慟,癲狂得叫人吃不消的……比如貝多芬,比如梵高,比如高更,比如尼采……(媽呀我也要瘋了)
本書的女主角,(據故事的內容來看)是個鑒古通今才情橫溢多才多藝學貫中西才貌雙全的詩人編劇神槍手模特搖滾歌手恍神舞女鋼琴家畫家公主幻想家……(喘氣)她的神經程度定必遠遠超越貝多芬梵高高更尼采啊啊~~……(被炸飛)
你不如乾脆說你是繆斯轉世好了……這個故事其實是繆斯大姐穿越成一個豆蔻年華的少女……似乎這樣還比較說的通(倒伏)


  聽著你的肺腑之言,我迷亂地揮起長袖,邊舞邊吟,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我在這個忘乎所以的時刻,吞吐含放,出神入化,俯仰之間,翹袖折腰,袖如飛雪,飆回風轉。


我只是想知道何謂跳舞跳到吞吐含放……(默)


  我把你領到琴房裏,我點燃九十九朵紅蠟燭,火焰像九十九朵紅玫瑰。我披著白色婚紗,手指在鋼琴上掀起暴風雨中海鷗撞擊的海浪。

  我和你的影子,像兩朵蝴蝶,飛在牆上。

  我為你彈起大海,送給你海岸線、波浪沙灘、濤頭上的滑水板、雲霧中的帆船、撞礁的鷗群、紫色空中的蒼鷹、一顆泣血的夕陽。在你的身邊,我像在大海身邊。你的眼神,讓海浪湧起無盡的藍寶石。沿著你的海岸線,我和夜風,吹拂到大醉酩酊。

  你捂著眼睛,“看不見的大海,比看見的還美。”
  當我彈起激情奏鳴曲,你鑽進我的婚紗,輕輕地吻著我的踩著踏板的腳趾。

    ‧
    ‧
    ‧
    ‧
    ‧
    ‧

  你吻著我的手背,“每天都是不可預測的一天。我們必須爭分奪秒,不然我們的餘生都會好奇,我們到底失去了甚麼。我們幸運地找到彼此,還有比這更幸運的嗎?”

  鍵盤在我手下昏迷。你狂吻我的手心,“想像你的眼前都是玫瑰,玫瑰魔毯把你卷到玫瑰花海的床上,床上撒滿了白玫瑰,紅玫瑰,粉玫瑰,藍玫瑰,黃玫瑰,紫玫瑰,我要把你放在玫瑰床上。”

    ‧
    ‧
    ‧

  你吻著我的手指縫隙,“你怎麼把我折騰得如此瘋狂?我這樣頭重腳輕還是第一次。你是第一個人對我有如此神效。我最近開始想我們的未來。你已經成為我生命中的地基,你知道嗎?”


我想知道怎麼可以一邊彈琴一邊被吻著手背……(默)還要吻手心和手指縫隙……(冷風)
>>暴風雨中海鷗撞擊的海浪<< 這只海鷗不是超巨的怪力鳥就一定已給撞死了……合十……

kisumimaki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
  • 把眉眼之間當成了調色板 指上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