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早起因為惜早春之花,
今人早起為進入學校工場接受泛眾洗腦,
為家中眾口奔馳……

古人夜眠因為愛如銀霜月,
今人晚睡為了幾十本廿吋厚的作業和教科書,
為經濟巨輪中生產不完的工作報告……

人常怨園裡花木不夠多,樹蔭躺不了幾個身驅;
又怨深晚街燈太光,逼得星月都退避三舍。

然則給你一個花紅柳綠的世界,又有多少人有如此閒暇,
三五不時一賞芳容,舉杯酹月?
花鈿萎地無人收,可憐孤月為誰流,還不如歸去也。
怨不得,怨不得。

你說怎不悲哉,悲哉。

kisumi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