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wrie Sanchez,大家對他的印象可能就是曾任北愛爾蘭和英超球會富勒姆的領隊,更為球迷津津樂道的,毫無疑問是他在球員時代,於足總盃決賽為溫布頓(Wimbledon F.C.)擊敗利物浦、射入奠定勝局的一球。
有趣的是,在他的領隊生涯中,亦曾帶領低級別聯賽球會韋甘比流浪(Wycombe Wanderers)歷史性地闖進四強,這次他借助了一名神奇球員——Roy Essandoh——的一臂之力。


1988 FA Cup Final

1988年5月14日,在倫敦的溫布萊球場,地頭蟲溫布頓迎戰利物浦,英格蘭足總盃史上最難忘的一幕即將上演。

當時溫布頓才在甲級聯賽混跡第二季,排名第七,是球會歷史上在頂級聯賽的最佳名次。(很遺憾,在2004年充滿爭議的「改組」後,溫布頓這家球會在意識形態上已消失,這個名次記錄將永遠被封存。有關此事在此不贅,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搜搜MK Dons和AFC Wimbledon這兩家球會的背景看看,自當明白。)但注意,在1984年前,他們一直在第三、四級別以下的聯賽打混,在短短的五年時間內,躍升到最高級別,也有一定的實力。

然而,對比之下,他們的對手利物浦來頭顯然更勝一籌。作為英格蘭的傳統勁旅,應屆紅軍在名宿Kenny Dalgalish麾下,第17次摘下頂級聯賽的桂冠,加上此前4次登上歐洲皇者寶座,陣中還有Alan Hansen、John Barnes、Steve McMahon等等這樣耳熟能詳的星級名字,怎麼看紅軍也是奪冠熱門。當時大眾普遍看好利物浦,媒體亦不太喜歡溫布頓——80至90年代的溫布頓被稱為"Crazy Gang",因為他們粗獷的球風。

魔術發生在第37分鐘,溫布頓在左方離角球位置不遠處獲得一個自由球,當年僅21歲的明日之星Dennis Wise開出了一記漂亮的傳中,Lawrie Sanchez以頭鎚頂入。溫布頓領先1-0。




Crazy Gang vs. Culture Club

下半場利物浦繼續展開猛烈攻勢,但敵方門將Dave Beasant表現異常神勇,紅軍前線無法攻破他的十指關。比賽的高潮是,John Aldridge在禁區內被放倒,裁判直指點球。當大家都以為利物浦能憑藉這個機會扳平比分,Aldridge親自主射的點球竟被Beasant摸到球路撲出!這使他成為英格蘭足總盃決賽中第一位撲出點球的門將。

一比零的比分維持到終場,溫布頓以冷門姿態奪得球會歷史上第一座也是唯一一座的足總盃冠軍。完場哨聲響起的一刻,BBC的解說員John Motson亦不禁說了一句:"The Crazy Gang have beaten the Culture Club!"
一夜之間,”The Crazy Gang”這個綽號傳遍整個英格蘭。

由於1985年的希素球場慘劇(Heysel Stadium disaster),歐足協禁止了英格蘭球會參加歐洲賽事,溫布頓未能在歐洲舞台中亮相。




Lawrie Sanchez (左) 與Dave Beasant (右)


左至右:Eric Young, Lawrie Sanchez, Dave Beasant, Terry Phelan


How’d the Crazy Gang go afterall?

以隊長身份帶領球隊寫下傳奇一頁的門將Dave Beasant,馬上被紐卡素簽下。可惜紐卡素降班,他只好另覓東家,輾轉待過車路士、修咸頓、諾丁漢森林等球會,上陣次數也愈來愈少,變成了一名足球流浪者。

88’溫布頓陣中最為人熟悉的應該就是製造美妙助攻的Dennis Wise,這個在決賽中表現亮眼的小伙子,在兩個賽季後加盟了另一支倫敦球會——車路士,他在這裡一待便是十一個寒暑。他更戴上隊長臂章以領袖身份取得多項錦標,成為藍獅軍團取得錦標次數第二高的隊長(第一名是現任John Terry,大家懂的)。


Dennis Wise於88’足總盃決賽中表現搶鏡



比賽中因侵犯Aldridge而讓對手得到點球的Clive Goodyear(港譯「葛依亞」),最後在香港甲組球會依波路效力了兩個賽季,1993年在此退役。



90年代的依波路,筆者面盲,目測最上排左起第三為葛依亞。(這球衣還挺拉風的!對我胃口!)

入球功臣Sanchez則繼續身披溫布頓戰袍,並在這裡效力了十個年頭,最後在愛爾蘭球會Sligo Rovers以球員教練的身份掛靴,同時執起教鞭。


Wycombe’s Striking Crisis

1999年2月,Sanchez臨危受命接下韋甘比流浪的帥印,當時球會正身陷乙級聯賽(其時於英格蘭聯賽系統中屬第三級別)的降級旋渦中,Sanchez不負所托協助球隊成功護級。但沒有誰會想到,由他引領的這支東南部球會,會在兩年後創下美麗的足總盃神話。

2001年2月,在第五圈擊敗自己的老東家溫布頓後,Sanchez的球隊昂首晉級足總盃八強,對手是英超實力份子李斯特城(Leicester City)。高漲的情緒,卻無助解決領導團隊面對的困境——韋甘比的鋒線全員皆有傷在身,他們無正式的前鋒可用。
他們接洽過數名球員,可惜皆無功而還。團隊中不知是誰先提出這樣一個可笑的建議:透過電視的電訊訊號頻道發一則招聘廣告吧?

這個電訊訊號頻道(teletext),是一種像這樣的東西:



起初,他們都認為這只不過是一個用以緩和氣氛的小玩笑。然而,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他們把這個荒謬的建議付諸實行了。大家都明白這有如大海撈針,他們急需的不止是一個前鋒那樣簡單——更準確地說,他們要一個無合約在身而又未參與過本屆足總盃賽事的前鋒,這位who-ever亦要機緣巧合地看到這段招聘才行。萬中無一的機會。


The One in millions

Roy Essandoh便是萬中無一的那個。他的經紀人看見這則尋人啟示,Essandoh剛從芬蘭聯賽回來英格蘭不久,這名在愛爾蘭出生、有加納血統的前鋒正處於待業狀態。經紀人馬上把履歷寄出。韋甘比甚至不用作出抉擇,Essandoh是他們的不二之選——因為向他們投遞履歷的只有他一人。

Sanchez與Essandoh作了一個非常簡單的會面,韋甘比領隊的目標非常明確,他要Essandoh在對狐狸的賽事取得進球。雙方簽訂短期合同,Essandoh先在聯賽中出場試腳,表現平平。

轉眼間,2001年3月10日,足總盃八強賽的日子來臨。有如鴨子上架的Essandoh,坐了在李斯特城主場Filbert Street的替補席上。大眾比較看好李斯特城,畢竟韋甘比處於較低級別的聯賽,而且面對鋒線人腳不齊的問題。上半場,雙方打成零比零平手。下半場開始後4分多鐘,韋甘比憑後衛Paul McCarthy為球隊打進領先的一球,但這比分在18分鐘後被李斯特城中場Muzzy Izzet追和。此後,戰況漸漸膠著起來。

在毫無突破之下,距離完場仍有十多分鐘的時間,Sanchez作出了兩個換人調動,Roy Essandoh粉墨登場。不久後,李斯特城球員在禁區內觸犯手球,裁判卻沒有判罰點球予韋甘比,心急如焚的Sanchez與裁判理論,結果被紅牌罰下。餘下的時間,Sanchez只能透過更衣室的電視畫面知道球場內的情況。

法定時間90分鐘已完,進入傷停補時階段,眼見比賽就要拖進30分鐘的加時,大家都以為體力不支的韋甘比快要結束他們的足總盃之旅了。就在這時,Roy Essandoh在禁區內衝前接應隊友的傳球,一頂入網!來自第三級別的韋甘比,擊倒了英超球隊李斯特城,得到了前往Villa Park的四強賽門票!

第二天,Roy Essandoh的名字出現在所有的體育頭條上,全英格蘭都記住了他。








進球後他因脫下球衣瘋狂慶祝而得到一張紅牌,但這並沒對韋甘比造成任何影響,甚至在四強賽前,球會已把他放行。韋甘比成就了奇蹟,他們高歌猛進踏入Villa Park,擋在他們面前的是英超豪門利物浦,十三年前Sanchez所屬的「狂幫」打敗過的利物浦。(世事多巧妙!)不過這次,勝利女神沒有站在Sanchez那方,韋甘比以2-1見負於紅軍腳下,未能為他們的傳奇再添一筆。然而,他們的表現受到各界讚揚,有關Roy Essandoh與teletext的故事,已深深地烙印在球迷心裡,他的名字將永載於足總盃史冊中。



時至今日,Roy Essandoh仍然游走在一些低級別及業餘聯賽的球會之間,並致力於協助地區的女子足球。他不是球星,不是偶像,不是荷里活電影裡那些拯救世界的英雄,只是個克盡己任的平凡人,努力地為自己熱愛的足球付出。也許比起球星,比起偶像,比起英雄,他更值得我們尊重。



Main references:
[1] Wikipedia - Lawrie Sanchez
[2] Wikipedia - Roy Essandoh
[3] Wikipedia - 1988 FA Cup Final
[4] Wikipedia - 2000–01 FA Cup
[5] 11vs11 - Leicester City v Wycombe Wanderers, 10 March 2001
[6] The Winning Touch – Clive Goodyear Interview Feature
[7] 200% - When Wycombe made the FA Cup semi-finals
[8] FA Cup: Roy Essandoh – An Unlikely Hero
[9] Cyberman Essandoh hits the net
[10] ESPN - The harder they fall

kisumimaki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