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貼了……話說……我人在感冒ing~冏
在睡眼惺忪的狀態下檢查完……希望不會還有甚麼BUG吧(毆)
請細心食用……


.........................



届かない空 ざらつく風 君は雨唄のよう
【無法到達的天空 狂暴的風 你像是雨中的歌】
僕はここにいるよ その先へと羽ばたくために
【我就在這裏 為了向那前方振翅高飛】




僕には君がいる
~because you are here~





Chapter 1. 傷つき



「清麿……真的,沒問題嗎?」一個五、六歲的孩子站在病床前,向坐在病床上的少年問道。稚氣的臉上,寫滿的是擔心與歉疚。

「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賈修……你也太煩了點吧。」少年輕聲怪責完,對孩子露出了安心的笑容。「我真的沒事啊,只是皮外傷而已,很快便康復了。」
聽得清麿這麼說,賈修卻是低下了頭,似乎還未能釋懷。「可是……如果不是我,清麿也不會受傷了……我總是害清麿傷痕累累的……」

「戰鬥會受傷是必然的事,況且這又不是第一次,你在擔心些甚麼?」清麿敲了賈修的頭一下,「你要擔心的話,就擔心如何能令自己再變強吧。總之,無論發生甚麼事,我也會和你一起戰鬥,直至你成為王。」

「唔呶,可是……」賈修看著清麿的臉,不知怎的,心裏總湧起一陣莫名的不安。

清麿是個很可靠的伙伴,有他在身邊,本是件令人很安心的事;而且害他受傷也的確不是第一次了。但為何,唯獨是這次,會感到如此的忐忑?

「賈修……你再這樣蹭磨,小心我會打你!」

「唔呶對不起!!我明白了!」賈修趕忙說,他真的怕清麿會打他。被清麿打可是很痛的耶!

這時,一名穿著白袍的男子踱了過來,打斷了二人的對話。「清麿,精神不錯嘛。」

「啊,是醫生。」清麿回道。「原來已到巡房的時間了嗎?」

「嗯,而且在巡房之餘,也順道向病人匯報診療結果。」

清麿的目光擦過醫生手中的文件夾。旋即,他移過臉對賈修說:「賈修,可以到外面幫我倒杯水回來嗎?我有點口渴了。」

「可是……人家也想聽清麿的報告結果呀!」

「你去吧,小賈修,替清麿做點甚麼吧。」醫生也蹲下來輕撫賈修的頭,笑了。「一會我也會告訴你的,所以不用擔心喔。」

「唔呶,那我去吧!記得一定要告訴我喔!」

說著,賈修便一蹦一跳的跑出去了。清麿直直地對上醫生的雙眼。「怎麼樣了?」

「甚麼怎麼樣?就正如我上次告訴你的那樣──」醫生坐到床邊的椅子上,攤攤手,「你自己也應該了解,不然也不會使開小賈修了。」

「呵,我早猜到了。」清麿的嘴角勾起一絲苦笑,淡淡的。「我的右腿……不行了吧。」

「是的…。當初你被送來醫院時,右腿受了重傷,雖然有包紮和急救過,但大部分的細胞組織已經壞死了。倘若只是這樣還好,最多只是變成瘸子;更糟糕的是,你右腿的傷口裏竟繁殖著一種新品種的細菌,它們由裏面開始侵蝕肌肉組織和細胞,還有蔓延的跡像。」

清麿的視線飄向覆蓋著自己下身的被子。伸手輕撫,右腿並不感到痛楚,也不感到酸軟,不感到疲累,甚至……不感到絲毫的麻痺。

「那麼,我會死嗎?」清麿淡淡的問。

這條腿,甚麼感覺也沒有……可能這就是「死亡」的感覺了。一切歸於虛無。

「不,有一個方法,就是盡快進行手術,將右腿切除。」醫生用手比劃了切割的手勢。「說起來真不可思議……這種細菌是我們從沒見過的,也找不到是甚麼舊品種進化而成的證據。它的繁殖和成長情況也是前所未見的,我們還需對它再進行研究呢。」

那所謂的「細菌」其實是魔物所造成的啊……清麿心裏想。要是普通的細菌感染,恐怕腿早已腐壞而被切除了吧,那容得院方再加以研究。醫生大概也察覺到這種異狀吧,但清麿並不想多加解釋。事情太複離了,而且他的心思也不在這裏。

「…所以,我們會盡快安排給你做手術,放心吧,死不掉的。」醫生拍拍清麿的肩膊。「說時說,到了現在,你還不想讓其他人知道嗎?」

「我始終會告訴他們的,但並不是現在。要給他們心理準備。」清麿閉上雙眼,眉間明顯鎖著一腔的心事。「尤其是,暫時不可以讓賈修知道……」

如果讓那個金髮小孩知道,他一定會流淚。他會因為自己受傷而感到內疚和難過,會因此……受到傷害。




「清……麿……」一把微弱的聲音抖抖地從門口處傳來。

「賈修!?」清麿的心一驚。剛才的對話,該不會都給他聽到了吧?

「我、剛才跑了一半,才發現忘了拿水杯……」賈修一步一步的走到床前。清麿竟感覺他小小的腳步,每一步也帶著沉重,少了平日的活潑。「可是,剛才的醫生話是真的嗎?清麿會沒有了一條腿?」

果然還是給他聽到了。

「清麿!你們是在開我玩笑對不!!」賈修奔上前抓著清麿的手,緊緊的,「你不是說過你沒事嗎?!你快告訴我,這不是真的,很快你便會復原、跟我一起回家、與鈴芽她們上學去呀!!告訴我,清麿……」

從那緊抓著自己的小手處,傳來了一陣陣的顫抖。清麿沉默了。

「事到如今,也無法隱瞞了吧。」醫生瞟了清麿一眼,「反正遲早也要知道……清麿,你自己說吧。」

賈修愷愷地望著清麿,金色的大眼睛裏,鑲著焦急、擔憂和悔疚等情感。

清麿很想再說句「我沒事、不用擔心」;但一接觸到那雙澄澈得如琥珀的金瞳,話就硬生生的吞回喉嚨間。

面對著那樣真切的眼睛,他無法說出謊言。

「對不起……賈修。」

清麿下意識地垂下頭,避過那雙金色的視線。

雖然看不到賈修的表情,但清麿感到點點冰涼有節奏地拍打在自己手背上,被抓的手亦漸漸被鬆開了。

「甚麼嘛……要道歉的該是我吧……」孩子的聲音已沙啞了。「對不起,清麿……」

「賈修,這不是你的錯……」

「對不起!!!」

那對抖震著的肩膀,剛好在少年的指尖滑過了。清麿伸著收不回的這隻手,眼睜睜看著那細小的身影消失在門後。

從剛才起一直沉默的醫生,也於這時動起來了。他拍拍清麿的肩膀。

「你自己好好休息一下吧,我不阻你了,我還要去看其他病人。」醫生站起身走到門前,又突然再回頭:「放心吧……一定有辦法的,別太沮喪。」

接著,便是門被關上的聲音。

清麿把臉深深地埋在掌心裏,良久,只有他一人。



======================================



小後記:

第一幕完成……不知大家覺得怎樣?
這故事預計6篇左右便會完結,大綱和每篇的標題我也想好了~
每天一放工回來就是打這篇……目標是起碼一個禮拜出一章~
下了決心~這篇一定一定要完成!!不可以拖!!>o<
有甚麼意見歡迎發表ˇ期待和大家交流唷~(揮手)

19/5/06

kisumimaki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oc姐
  • 呵呵~我覺得澄的寫文風格比起"長相思<br />
    時又不同了...透過動作來描寫人物的心<br />
    情啊..看到最尾那句~感受到清麻呂的痛<br />
    呢<br />
    期待續篇!!^^
  • 夢兒
  • 感覺...好像在以前某個同人站看過的一篇文章...<br />
    為何大家都總愛把某清當作病人的呀...<br />
    總之加油啊,只有第一章我可說不出感想...
  • Shiki
  • 我好像知道夢兒所說的那篇文......<br />
    是「夢のかけら」網站裡的嗎?<br />
    其實這類文章每次都會讓人掉<br />
    淚......>O<.<br />
    <br />
    加油寫下去吧!XD<br />
    (似乎真的很多同人都把某清當病人<br />
    耶.......XDD)
  • 小澄
  • 嗄,有這樣的事!?.口.<br />
    有點Orz…XD"<br />
    我覺得某清的人生就是多災多難的啊…汝<br />
    自求多福吧吧(死)
  • ibukaisi
  • 期待後文~~<br />
    清人的確是多災多難阿...<br />
    (公式書上的運勢疑似是囧等級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