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題。這是小無為我的同人文寫的同人 XDDDDD ,謝謝啊!(大抱)
原文網址:http://blog.yam.com/endorendless/article/17088621
本文版權為小無所有,未經她同意不得轉載。

=====================================================

有點寫不下手,不,是非常寫不下手。


小澄的 School Scramble 的同人
CP:Fagger
Rating:G(廢話)



把最後一件衣服挂進衣櫃,拍拍雙手,終于收完了。其實也就幾件衣服,在鋼管上哐啷著,它們很寂寞。怎麼連衣服都會這樣?以前不是一直嫌衣櫃很擠,不是一直都要用剪刀石頭布來決定誰的衣服要卷進櫃子裏的嗎?
收拾完了又能怎樣,看著空空的屋子,連行李都自己藏起來了。也許Daniel Agger從來就是個適合孤單的人。
但她現在真的覺得自己很孤單。

-

“Dan——”
“你的愛爾蘭口音很難聽。”
“可是Dan,我——”
“我說:你的口音很難聽。

她真的不敢相信他就那麼轉身走了。她甚至沒有問他之後去哪,沒有問他為什麼要走,沒有問他其實有沒有考慮過為她留下。她更不敢相信自己就這樣讓他走了。
但她突然覺得,她這作風,很Stephen John Finnan。
想到這裡,她還是有點安慰。好了,她被他改變了,或者是為他改變了。

-

他說得沒錯,開學以後可能會有點不適應,甚至比去年更不適應。

她從來沒想過能跟著木頭做成朋友。她記得那時候她推開房門,看到裏面一個髮型一點個性都沒有(雖然這種人在這學校很少見)、衣服也難得整齊的怪胎。沒錯,對她來說他一直都是個怪胎,比她自己還怪。他會每天早上在她起床之前摁咩她的鬧鐘,然後幫她打一份早飯回房間。他會在晚上等她睡着以後把廁所門関起來給他們兩個人洗衣服。他不介意自己在宿舍墻上貼滿男性搖滾歌手們熱吻的照片,還會幫自己整理書桌下的海報。又一次她英文考過了六十分,他還給她送了一本精裝日本耽美漫畫,真不知道他怎麼弄到的。
她好像還沒有跟他說過謝謝。

她曾經問他,決定西班牙語好聽還是挪威話好聽,他說西班牙語要都像Xabi說的那樣,那他也許這輩子都不會去西班牙旅行。然後不知道怎麼著,就扯到丹麥話上來了。他說他小時候去過丹麥,是他唯一一次去的丹麥。在哥本哈根的糖果店裏看到一個很漂亮叫Agger的女孩,然後她還真的很直白的告訴他她是在哈維德夫長大的。說完之後她又後悔了,這種不長進的城市人又怎麼會知道哈維德夫是哪裏。

她從門上的反光漆面上看看到自己的樣子,那是自己嗎?Steve Finnan在的時候能看得很清楚的,而現在已經有漆皮往下脫落了。或許她不應該讓那些吊兒郎當的漆皮繼續頽廢下去,她走出房間,叫來樓道裏的校工。或許是這油漆牌子的問題,應該換一換了。



-that's all folks-
2008/09/02 19:36 - 2008/09/10 20:30



挖卡卡終于寫完了完了完了哦耶!
好久沒有試過順利寫下來一整篇自己覺得還看得過去的東西啦。雖然是 Finns 走了9天以後,可9天也好啊。
對了,那個‘她’字是根據小澄 School Scramble 裏來的,但大家看都知道主角‘她’叫Daniel Agger啦XD
其實這個有卡住,還卡得很厲害,但是為了恩人!!為了恩人們!我怎麼也要寫出來!
(就是看了他們的英文 Fic ,我去年第一個學期的英文才得以 red )

p.s. Agger 出生的地方是 Hvidovre ,翻譯好難找,不過其實你在 Wiki 的 Daniel Agger 中文條目看就會有了;我又笨了Q_____Q

最後那句 that's all folks 沒啥意義,我只是想起小時候看 Looney Tunes 動畫片,我好喜歡他們,比滴死泥好看多了 >: [

kisumi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